女人之家 汇聚海量女性相关资讯平台

民间故事:乞丐去讨酒,遇见将军府被灭门,他急中生智逃过一劫

2021-12-03已围观来源:互联网编辑:女人之家

北宋年间,东阳镇有一个将军府,里面住的是开国功臣周镇轩。后来一个大雪纷飞的晚上,将军府全家八十六口人惨遭屠杀,而目睹了这一切真相的,却是门口一具被冻死“僵尸”。

这天早上,被大雪覆盖的东阳镇格外的清冷,平日里热闹的集市,好像都没有了动静。这时候,将军府门前的一块雪地里,一具冻死“僵尸”突然活了过来。

只见他伸出僵硬的胳膊,拨弄掉身上的积雪,突然一骨碌坐了起来,紧接着四下看了一眼,面容虽然憔悴,不过却看的出来极为英俊。

这个人叫赵文杰,其实昨晚他并没有死,只是路过将军府,本想进去讨口酒喝,却没想目睹了将军府一家被黑衣人屠杀的场景,吓得他赶紧扭头就跑,结果被一块石头绊倒晕死了过去。

此时的将军府在外面看去,依然肃穆庄严,可是赵文杰心里清楚,里面正躺着几十具冰冷的尸体。他想进去瞧个究竟,可是走了两步又退了回来,心想:“我若是进去了,又刚好碰见官兵过来,到时候被误会成凶手,到时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”

疾驰马车

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,一辆马车疾驰而过,从里面探出一只手把他提了进去。他刚要破口大骂,却瞧见坐在对面的是一个绝世美女,虽然轻纱遮面,可是迎面扑来的香气,却是让他深深迷醉其中,他敢打赌对面的女子长得定是倾国倾城。

赵文杰缩着身子质问道:“你们是谁,我什么也不知道,什么也没看见!”

等他话音刚落,女子旁边的一位护卫却说:“你没看见不重要,但是这件事你必须知道。”

赵文杰哭丧着脸说道:“我就是一个叫花子,兜里没钱,昨晚就是准备讨口水喝,然后就晕过去了。”

女子这时候开口道:“我是大宋朝的荥(读ying)阳公主,这是我的护卫长松,昨晚你不是被石头绊倒晕过去的,而是长松出手救了你!”

原来赵文杰父母过世早,是城西的铁匠铺葛老伯抚养长大的,后来葛老伯重病,赵文杰就成了无依无靠的孩子,整天跟那些街头乞丐混在一起,靠着乞讨为生。

展开全文

昨天晚上大雪,他们在庙里冷的直打颤,于是乞丐长老就让他去将军府讨口酒来暖暖身子。

要说这个将军府也奇怪,每到冬天就会搭设粥棚,而且还会施舍一些棉被,所以这些乞丐一来二去就和将军府混熟了,天冷的时候就去讨酒喝,将军府的人也不吝啬,每次都十分慷慨的给他们倒上满满一壶。

将军府

当赵文杰走到将军府门口的时候,发现大门却是虚掩的,他悄悄走过去,探头一看,一个黑衣人举着大刀正在砍杀府里丫鬟。他瞧见后吓得掉头就跑,因为脚步动静太大被里面的人发现赶紧追了出来。

这一幕被躲在暗中的长松看见,于是急中生智扔出一块石头打在赵文杰的脚腕上,并且跑过去封了对方穴道,撒了一点狗血又躲了起来。

等黑衣人追出来以后,发现躺在地上的赵文杰没了生息,也就没多在意,毕竟一场大雪过后,明天什么都看不见了。就这样,让赵文杰侥幸逃过了一命,等穴道时辰一过,他才慢慢醒过来。

赵文杰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,问道:“你们为什么要救我?将军府的事情和你们有没有关系?”

荥阳公主说道:“和我们没有关系,不过这场灭门惨案却是因你而起。”

赵文杰听完急得跳了起来,脑袋一下装在马车顶上,痛的龇牙咧嘴,不服气的说道:“我一个叫花子而已,这么大的罪名,可别赖我头上。”

长松解释道:“你是不是从小就是弃儿没有父母?将你养大的是不是城西铁匠铺的葛老伯?”

赵文杰翻了一个白眼:“你们调查的挺清楚啊,不过这些大家都知道啊。”

长松继续说道:“其实你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那就是先皇之孙,二皇子遗落民间的子嗣,这位荥阳公主就是你的亲姐姐。”

赵文杰对这些话自然是不信的,他认为这些人是想把残害将军府的罪名嫁祸给他,故意编造出这样一个身份。

见赵文杰对这件事的真相无动于衷,于是荥阳公主叹了一口气,把当年的故事说来出来。

周将军征战沙场

周老将军曾是帮先皇打江山的开国功臣,因为大皇子病故,所以本该二皇子继位,可是却被三皇子发动宫门政变,夺去了皇位。

周老将军深受皇恩,自然是支持顺位继承人二皇子的,于是在三皇子登基以后,就收到了各种排挤针对,最后只好辞官回乡,在东阳镇落了脚。

当年二皇子的皇妃只生了一个女儿,就是现在的荥阳公主,所以三皇子也没在意。可是后来却听闻二皇子府中一个丫鬟偷偷生了皇子,于是三皇子便派人追杀,最后被周老将军拼死护送了出去。

赵文杰听完大笑道:“三皇子既然已经当了皇帝,为何连一个孩子也不放过呢?另外,你们说了这么多,不会告诉我,其实我就是当年被周老将军护送出来的皇子吧?”

荥阳公主点了点头,她从袖口里掏出一个锦盒,然后拿出里面的一半同心锁说道:“你是不是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同心锁带在身边。”

赵文杰惊讶的摸着胸口,因为他的脖子上的确挂着一个同心锁,不过这件事除了自己和葛老伯,谁也不知道。当初葛老伯只是告诉他:“这把锁你带在身上,也许日后能找到你的身世之谜。”

几个人正在说话间,一群黑衣人已经杀至,一根弓箭穿透马车直接射了进来,好在几人躲闪及时,都没有受伤。

长松对二人道:“你们先离开,我来会会他们。”说罢,他手持长剑飞身而去,迅速与后面追来的黑衣人战到了一起。

黑衣人头领恐吓道:“快把人交出来吧,你们逃不掉的。”

长松冷笑一声:“能不能逃掉可不是嘴说的,想追他们,先问过我的剑吧!”

长松不仅长得年轻俊美,而且从小习武,守护在荥阳公主的身边,对付几个杀手,他还不足以畏惧。只是时间不能拖久,万一还有一批杀手,那荥阳公主和赵文杰就危险了。

就在长松和杀手激战的时候,果然如他所料,另一批杀手也悄悄追上了荥阳公主的马车。于是荥阳公主拿了一把长剑递给对面的赵文杰,眼露不舍的说道:“弟弟,虽然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,不过我却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这把剑你拿好,遇到危险,一定要勇敢一点。”

荥阳公主说完,又抽出一把长剑从马车里飞身而出,这一幕把赵文杰惊呆了,忍不住嘀咕道:“原来都是高手啊!”

荥阳公主为了让赵文杰逃走,于是和追上来的杀手战到一起,她从小和长松一起习武,身手也是不俗。

被黑衣人围攻

另一边马车受了惊吓,一直向前狂奔着,赵文杰坐在里面被颠簸的晕头转向。他抱怨了一句:“这当皇子的还不如以前当叫花子呢!”

他不知道的是,此时还有几批杀手已经追赶而至,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杀了二皇子的私生子以绝后患。因此前面两批杀手,不过是为了拖住长松和荥阳公主而已。

“还有完没完,真是欺人太甚啊,”赵文杰怒吼了一声,随即跳下马车与这些杀手对峙起来。

他虽是从小就被铁匠铺的葛老伯抚养,但是也学了一些拳脚功夫,看见对面黑衣人长剑刺过来,他低腰一闪便躲了过去,随即手中长剑一砍,将对方长剑击落在地。

这时,后方闪过一道亮光,又一把长刀砍向后背,他此时转身已经来不及,于是步子轻点,踩在前面黑衣人胸口上,来了一找猴子捞月,长剑刺中后面黑衣人的胸口。

尽管他身手不俗,可是这帮杀手来势汹汹,他双拳难敌四手,体力已经渐渐不支,估计连半柱香也支撑不下去了。

古代丐帮

就在他与杀手酣战的时候,不远处一帮乞丐路过,他顿时大喜,奋力喊道:“胡长老,快来救驾。”

这帮乞丐听到声音后赶紧看了过来,可是看了半天,除了赵文杰也没见其他人,于是忍不住好奇问道:“刚刚听你说救驾,皇上在哪呢?”

赵文杰一边躲闪着杀手的攻击,一边解释道:“我不装了,我跟你们摊牌了,其实我就是当今二皇子在民间的私生子,只要我不死,以后保你们荣华富贵,再也不用做是乞丐了。”

旁边一位小乞丐听到有些心动,于是问胡长老:“长老,我们救不救?”

胡长老说道:“先不管他的身份,只要是咱们丐帮的,当然要救。”

这场战斗在丐帮的加入下,很快就逆转过来,黑衣人们被打的节节败退,最后只好放下一句狠话:“这次算你命大,咱们走着瞧!”

杀手被击退以后,胡长老看向赵文杰,忍不住好奇问道:“你刚刚说的是真的吗?”

赵文杰刚要说话,长松和荥阳公主也赶了过来,围着他仔细瞧了瞧,然后关切的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赵文杰没好气的说道:“托你们的福,差点没死在他们手上。”

长松眼里闪过一丝愧疚,然后自责道:“都怪我,要不是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被旁边的荥阳公主公主打断了,“好了,这件事不是谁的错,我们尽快赶到临安城,有父王在,他们也不敢如此明目张胆。”

临走前,他们再次向丐帮众人道了谢,说来日方长,若有机会必定前来报恩。胡长老摆了摆手,大义凛然的说道:“我们虽然是一帮叫花子,可是在大忠大义面前,这五尺身躯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接下来的日子里,他们又遭遇了几场追杀,不过好在最后都化险为夷。经过一波三折,他们终于到了临安城下,不过守城的将军却是当今武皇后的人。

长松对二人说道:“我想办法引开他们,公主你带着文杰扮成村民进城。”

进城

这招调虎离山之计虽然让他们进了城,可是很快就被武皇后的人发现了,带头的就是武皇后的侄子武司空。

赵文杰看着对面一帮人把他们团团围住,没见过什么大场面的他多少被吓得双腿直哆嗦,赶紧问旁边的荥阳公主:“现在怎么办,早说我不是什么三皇子的私生子了,我就是一个叫花子啊!”

武司空指着他们得意的说道:“我看你们往哪里跑,使个雕虫小技就想骗过我武司空,你们太小瞧我了。”

荥阳公主怒斥道:“这是赵氏的天下,你们武家的狼子野心迟早被世人知晓,到时候看你能不能笑的出来。”

武司空一脸不屑道:“笑话,赵家的江山难道不是抢来的,只要我今天杀了这家伙,我看谁敢说武家的坏话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荥阳公主突然大笑起来,好似对眼前的危机毫不在意一般。

武司空被对方这一笑,突然心里有些犯怵,一丝不妙的感觉从心底升起。他气急败坏的吼道:“死到临头了,还敢装神弄鬼,既然你想笑,我就送你去下面笑个够。”

“武司空,你的好日子到头了!”这时,长松身披战甲,手持长剑,骑着高头大马冲来,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帮金甲御林军,气势异常凶猛。

赵文杰高兴的大喊道:“快看,长松搬救兵来了,果然没有让本皇子失望。”

荥阳公主白了一眼没有说话,时刻提防着武司空等人鱼死网破。

武司空看见来人后,眼中闪过一丝忌惮,随即掩饰道:“一个小小护卫,也敢统领金甲御林军!”

御林军

话音刚落,旁边的金甲御林军蒙统领呵斥道:“大胆,武司空,你敢对太子出言不逊!”

“什么?太子?”

这一刻,不仅武司空听的懵了,就连赵文杰也不知所以然, 心里纳闷道:“长松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?如果他是太子,我又是谁?”

在金甲御林军的出击下,武司空很快就被击溃,他不甘心的问道:“这究竟是怎么回事,就算死,我也想死个明白!”

长松冷笑一声,缓缓跟众人道出了实情。

原来当年先皇去世前曾把二皇子、三皇子和周老将军召到跟前说道:“等我驾崩以后,如果允儿(二皇子)即位,武氏必反。要想保住赵氏江山,你们兄弟二人必须反目成仇,只是苦了周将军。”

周将军听闻此言,立即跪下道:“没有国哪有家,我周家效忠皇上,万死不辞!”

因为二皇子一脉是武家的对头,所以二皇子登基,武氏知道没有出路,必然会暗中造反。而三皇子不一样,他的母亲是武氏的表亲,所以在很多人眼里,三皇子是武氏的人,而且三皇子没有儿子,一旦他成功登基,以后武氏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接管赵氏江山。

正是有了这样一番谋划,才有了后来发生的事情。三皇子登基以后,为了保护二皇子和周老将军,于是将二皇子封王,软禁在临安城,而周老将军也被贬斥到东阳镇。

这番操作,果然没有引起武氏的怀疑,在这些年,三皇子暗中蓄力,企图有一天可以扳倒武氏,稳固赵氏江山。

可是“纸终究包不住火,”时间一长还是走漏了风声,当武氏发现三皇子还有一个私生子的时候,他们已经发现上当了,于是暗中安排杀手杀害了周将军一家。

在武氏看来,只要赵家没有人可以继承皇位,那么江山必然会落到武氏手中,所以三皇子的私生子就成了武氏的眼中钉,必须除之以绝后患。

可是让武氏没想到的是,周老将军老谋深算,其实他当年带走的并不是三皇子的私生子,而是自己的亲孙子周康。

因为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,真正私生子其实一直在临安城的荥阳公主府,他化名长松,成了公主身边的一位贴身护卫。

这一刻,赵文杰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原来他就是周老将军的孙子周康,没想到他当天亲眼目睹的竟然是自己全家被灭门。想到这里,他双腿一软,幸好旁边的荥阳公主一把扶住他。

武氏作乱朝野多年,这一次被连根拔起,再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。三年后,长松太子登基,封周康为周国公,爵位世代承袭,而且赐婚荥阳公主,让两人共享荣华。

几年后,周康携荥阳公主回到了东阳镇,他们还住在当年的将军府,曾经有恩于他们的丐帮兄弟,也都被招做家丁,从此以后不用再风餐露宿了。

精忠报国

写在最后

“一片丹心图报国,两行清泪为忠家。”的意思是:很多忠义之士在面临国与家的选择时,都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,因为所有心思都在报效国家上,所以有时候就会忽视家人,留下思念亲人的泪水,自古说的“忠孝难两全”便是如此。

周老将军一家是非常可敬的,因为在国家安危面前,他们宁可牺牲了自己,也要尽忠保全国家。哪怕他们每天看着自己的亲人在外面乞讨,挨饿受冻,也不敢与对方相认,因为一旦情感战胜理智的话,危险的不仅仅是自己,还有整个国家。

在历朝历代中,一旦宗族门阀势力过于强大的话必然会危及皇权,武氏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,可是在封建皇权下,这样的情况又无法避免,因为一个武氏倒下了,还有千万个武氏站起来。如果是圣明之君,尚且可以压制,可一旦遇到个昏庸无能的君主,最终必然是改朝换代的结果。

故事写完以后,我很佩服先皇和周老将军的智慧,他们曾经历过风雨,所以知道皇权的诱惑有多大,可是他们同样也明白“高处不胜寒!”

最后我想起故事中赵文杰说的那句话:“这当皇子的还不如以前当叫花子呢!”

声明:本故事为作者本人原创的民间故事,纯属文学上的创作,故事里的情节和人名均为虚构,寓意是希望读者在故事里发现道理,博君一乐,感谢大家的阅读,点个关注以后长更新(原创不易,可以转载收藏,请不要搬运,谢谢!)